河南省富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歡迎您!   富通新能源服務熱線:13409999881(賀經理)
富通新能源 > 動態 > 生物質顆粒燃料飼料配方新聞動態 > 關于光伏、風電、生物質發電補貼的事情,亟待財政部“表態”!

關于光伏、風電、生物質發電補貼的事情,亟待財政部“表態”! 木屑顆粒機|秸稈顆粒機|秸稈壓塊機|木屑制粒機|生物質顆粒機|富通新能源 / 19-06-16

   中國光伏、風電、生物質補貼拖欠總額有多少?
   第八批可再生能源補貼目錄還有嗎?
   如果有,什么時間開始啟動目錄申報工作?
   前七批補貼目錄發放頻率和金額有多少?
   這些問題可能絕大多數光伏、風電、生物質從業者都不太清楚。相比于國家發改委價格司的電價政策制定以及國家能源局的新增規模管理辦法等諸多新能源相關政策透明程度,財政部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政策及舉措,成為業內的一大“謎團”。
   日前,為提振行業信心,光伏們對2019年新增光伏電站補貼將及時發放到位進行了跟蹤報道(《2019年光伏新增建設規模將不再拖欠補貼,產業趨向良性發展》),即便主管部門相關領導在內部會議上曾表示2019年光伏新增建設規模不拖欠補貼,但在補貼拖欠已成多年“慣例”的背景下,仍有大量業內人士對這個信息表示懷疑,除非官方以紅頭文件的方式向外界傳達這一信息。
   從2014年光伏裝機增速飛快,補貼拖欠缺口也越來越大,直至出現數百億的缺口,整個行業不得不踩“急剎車”來適應補貼資金嚴重不足的現狀。然而,作為主管可再生能源補貼的財政部卻并沒有在補貼拖欠這個問題上做出太多表態。在這4-5年的時間里,只見補貼缺口毫無節制的擴大,在補貼資金來源不足的前提下,主管部門始終未提出相對應的方式進行彌補或者改善,直到現在,參與的企業只能“死扛”。
   01、新境況下的老制度:補貼發放全靠“猜”
   追溯可再生能源補貼發放流程的相關政策依據,僅有2012年財政部印發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金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文件規定,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金原則上實行按季預撥、年終清算。省級電網企業、地方獨立電網企業根據本級電網覆蓋范圍內的列入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補助目錄的并網發電項目和接網工程有關情況,于每季度第三個月10日前提出下季度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金申請表,經所在地省級財政、價格、能源主管部門審核后,報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
   在2014年第五批補貼目錄公布之前,可再生能源補貼的發放相對比較及時。2013年,錢布(化名)正在新疆為公司的光伏電站申報第五批補貼目錄,“在這之前都是正常發放的,補貼資金按季度由地方財政/電網進行撥放,個別時候會拖欠一些,一般都是幾個月,不超過半年”,錢布告訴光伏們。
在第五批可再生能源補貼目錄公布之后,每年征收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基金開始無法滿足以風電(80GW)、光伏(6GW)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的補貼需求,補貼拖欠也正式從2015年開始了。截至第七批,約50GW的光伏電站、150GW的風電以及11GW的生物質電站被拖欠的補貼額度達數百億元。
   按照《辦法》設計,進入補貼目錄的風電、光伏項目補貼將按照規定有序發放,但在制度設計之初也并沒有預計到會出現如此大的補貼缺口。然而,從2014年補貼開始拖欠,到2018年形成數百億元的缺口,關于補貼發放的規則、流程等一系列問題卻始終沒有明確的制度引導。不同的電網區域、不同的省份在補貼發放的跨度上均存在差異,而這些“無據可依”。
   經光伏們多方了解,財政部的補貼發放實際上存在一個內部方案。首先,由電網公司根據收購的可再生能源電量進行轄區內補貼測算,將所需補貼總額上報至財務部;之后,財務部根據各電網區域內所需補貼比例劃分補貼額度,比例每年都會有所調整;一般來說,處于同一省份的、并網時間一致的光伏電站每次獲得的補貼相差不大,但不同省份可能會存在較大差異;另外,財政部撥付補貼通常在兩會之后,補貼資金作為國家預算,需要經人大批復之后才可啟動相關流程。
   盡管如此,但在光伏行業從業多年的企業很少有了解到以上內容的。某投資企業告訴光伏們,在光伏電站收益率測算模型中,補貼拖欠已經作為財務模型中一個重要的邊界條件,從一開始的12個月到現在的24個月甚至36個月,主要是按照自己公司收到補貼的經驗進行推測的,并沒有相關的權威數據參考。這也間接增加光伏電站的投資風險,業主們不得不通過提高收益率標準的方式進行風險規避。
   等“錢”來的焦慮
   盡管補貼拖欠已經被行業詬病數年,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納入補貼目錄裝機規模的擴大,這一問題正逐漸成為最后一根壓死駱駝的“稻草”。即便行業已進入水深火熱的處境,財政部卻仍在補貼資金發放額度、發放時間、發放周期等一系列問題上“不明確、不表態”。
實際上,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到底有多大?除了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等幾家官方代表機構偶爾會有相關數據透露之外,大部分從業人士無法通過公開渠道查詢到。一個與行業息息相關的數據,90%以上的從業人士卻沒有明確的了解途徑,“不透明”的數據情況無疑加大了行業的投資風險。
   除了補貼缺口總額,大部分投資企業更關注的是,“補貼拖欠我們認了,什么時候發、能發一點、多久發一次、一次發多少……希望相關部門可以給一個說法,也讓大家心里有點譜”,某資深光伏投資人士感慨道,“每次補貼發放,只有在收到電網公司的結算通知時,我們才知道補貼要下發了,投資一個光伏電站不確定性太多了,備案之后要擔心是否能拿到指標(進入補貼目錄),進入補貼目錄之后還要考慮什么時候能進入第幾批補貼目錄,好不容易進入補貼目錄,補貼資金什么時候到位仍有一個大大的問號”。
    錢布近大半年一直在忙著處理光伏電站股權交易的收尾工作,“電站不好賣,補貼更不好等,老板幾乎天天都在過問補貼什么時候到位的事,缺錢已經成為光伏企業的常態”,錢布無奈道。
   “這就像吃飯一樣,大家都知道一日三餐,中間餓一下可以通過其他途徑扛一下也能扛過去,但像補貼這個問題,家家都在等著‘吃飯’,但沒人告訴你什么時候能吃上、能吃到多少……是一碗白米飯還是只是一粒米”,上述不便具名人士告訴光伏們。
   當下,再去討論補貼拖欠這個問題到底是誰之過可能并不具備太大的實際意義。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要求各級政府堅持在“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將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簡稱“放管服”)作為重大戰略部署,以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推動增加就業和經濟發展。落實到新能源行業,既然補貼拖欠已成事實,那么也希望財政部可以本著上述原則及時公開補貼發放的相關情況,給行業一顆“定心丸”。
   轉載請注明:河南省富通新能源生物質顆粒機www.ondkmj.live

  • 上一篇:木屑機更多全面的的介紹
  • 下一篇:生物天然氣試點“遇冷” 在運項目優勢難以復制
  • 更多
    800型秸稈壓塊機
    800型秸稈壓塊機
    亚马逊美人彩金